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三峽南水北調工程影響生態 長江無魚可捕?
2013/12/20 8:38:36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院士:三峽南水北調工程影響生態 長江無魚可捕

《瞭望東方周刊》第521期封面

為了一些經濟利益,把國家的水域資源破壞掉,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在今天的中國,水利工程專家同生態專家似乎已經成了天然的"敵人"。2013年有關"長江生態系統崩潰"的問題,再次引發了這種對峙。

  長江,作為中國和亞洲第一大河,哺育了中華民族。而對長江的開發也在近年達到高峰——除了三峽、南水北調等大型工程,它還直接體現在金沙江等上游梯級開發問題上。

  《瞭望東方周刊》日前就長江生態問題專訪了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曹文宣。他是目前中國資歷最老的長江生態系統專家之一,也是長江10年休漁的主要提倡者。這一政策被認為是保護長江生態的最后一次機會。

  曹文宣在此次專訪中列舉了近年來為保護長江生態而進行的一系列努力,但他評價"效果都不是很大",具體表現在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白鰭豚已經"功能性絕滅",另一種一級保護動物白鱘已經10年不見蹤影。

  此外,二級保護動物長江江豚種群數量也急劇減少:從2006年的1800頭減少到2012年的1040頭,瀕危程度加劇。

  在他看來,如何平衡不同利益群體的訴求,乃是解決長江生態問題的真正要點。

  江湖關系受極大影響

  《瞭望東方周刊》:最近有一種說法,就是長江生態系統已瀕臨崩潰,您如何看這個問題?

  曹文宣:現在長江水系的生態系統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包括三峽工程對長江水域生態還是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一般來說,當前影響生態最直接、最重要的因素是酷漁濫捕,"迷魂陣"、電捕等漁具漁法對魚類資源的危害程度遠遠超過海洋中的"絕戶網"。其他因素還包括水利水電工程建設、江湖阻隔、圍湖造田、工礦廢水排放、農業面源污染,等等。大壩對生態環境的改變是不可逆的,長江上游水電梯級開發將對長江生態系統產生疊加影響,它未來對長江的生態系統、生物生存的影響,現在還不能預見。

  1989年寫三峽水利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的時候,我們就預測,三峽水庫建成以后,將導致長江水溫、洪水過程等水文特征改變。"四大家魚"(青魚、草魚、鰱魚、鳙魚)的繁殖期將會延后,其產卵期由原來的4月底5月初推遲到了現在的5月下旬;中華鱘原來是10月下旬至11月初開始產卵,現在已經推遲到了11月下旬。

  產卵時間延后,水中浮游生物、水草等魚類餌料都會發生變化,生態因子發生變化,對魚苗的成長有很大影響,對物種的延續不利,這個問題非常嚴重。

  以金沙江為例,現在呈梯級開發態勢,下游溪洛渡等4個水電站都是很高的大壩,有的高達200多米。金沙江上游規劃了13個水電站,中游已經建成、規劃中、在建的水電站共有10個。

  受東亞季風的影響,長江上游豐水期、枯水期的徑流量差異很大,有些河谷地區水位差達20余米。上游水電站梯級開發的形式,改變了河流水域生態。河水由激流變成緩流,改變水流的流速、流態等水文特征的同時,也改變了徑流的時空分布格局,影響了該流域特有魚類的生存。

  具體來說,長江上游有很多魚類都適宜在急流環境中生活,這些魚類在不深的河灘里以吃底棲生物為食。大壩建成后,流速變緩,河水變深,光照不足、泥沙沉積致使大量底棲生物不能生長,也就不能為魚類提供足夠的食物,對長江上游120多種特有魚類的生存產生極大影響。

  如果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岷江等河流在修建水電站的時候少建兩個大壩,在不建壩江段的河流及其支流一起設立保護區,就可以保護很多魚類、很多物種。

  但是,這種設想現在來看更困難了,都在搶地盤。例如,金沙江中游在建的金沙、銀江水電站,并沒有列入長江流域水電規劃,是攀枝花地方政府在建設,這是不對的。這兩個非規劃水電站的修建,很可能使圓口銅魚最后一塊棲息繁殖地消失殆盡。

  三峽大壩建成以后,水庫回水區達600多公里,一直上溯到重慶上面的小南海,像圓口銅魚、巖原鯉這些很難在靜水里生存的特有魚類的生存,就受到了嚴峻挑戰。

  隨著氣候變化,水量是減少的,冰川萎縮、凍土退化、凍土儲水能力降低;同時,修建大壩后,水庫水面面積增大,蒸發量明顯增加。比如溪洛渡、向家壩建成后,當地河流徑流量減少了3%。

  三峽宜昌水文站數據顯示,近年平均徑流量和三峽水電站建成前相比,減少了500多億立方米的水量。長江徑流量的減少會導致鄱陽湖、洞庭湖枯水期提前,枯水期水位更低,當地的航運、灌溉都會遇到問題。

  南水北調連鎖反應

  《瞭望東方周刊》:長江水利開發并非從三峽開始,過去的工程影響如何?

  曹文宣: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論證葛洲壩影響的時候,主要是對中華鱘的阻隔。

  而三峽大壩的建成,對長江生態系統的影響體現在多方面。從三峽大壩泄水閘下泄的家魚苗95%是死魚。

  泥沙方面,現在超過70%的泥沙沉積在三峽庫區,下來的是清水。清水也不一定都是好事,因為泥沙可以吸附很多污染物,沒有泥沙就無法吸附污染物了,河流污染就加重了。

  再者,由于清水的沖刷,荊江河段河床沖深,造成長江水位下降。城陵磯水位降到23米的時候,洞庭湖的水就都排光了,湖泊提前進入枯水期。

  另外,沿岸碼頭也要重新修建。對于水域生態來說,很多江心洲被沖刷減小了。長江入海口的崇明島、長興島受清水沖刷的影響,岸線也不斷退縮。還有,對長江堤壩的沖刷。

  《瞭望東方周刊》:三峽工程完工后,長江流域最大的水利工程就是南水北調,您如何看它的影響?

  曹文宣:漢江上游地區的跨流域調水要把漢江三分之一的水量調往北方地區。除了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一期,還有"引漢濟渭"工程,所以漢江中下游的水量就減少很多,枯水季節特別是一二月份,長江水可能就會倒灌進漢江。

  按照規劃,漢江的梯級水庫一直修建到襄樊。與此同時,上游支流污染嚴重的唐白河注入漢江,伴隨著漢江中下游流水不暢,將會使漢江中下游富營養化,藻類大量生長,出現水華,使漢口水廠的水源受到威脅。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決定實施"引江濟漢",把長江水從沙市調到興隆。

  "引江濟漢"實施以后,必定會影響洞庭湖。所以洞庭湖提出來要在岳陽修建水閘,把水攔起來,否則洞庭湖的枯水期會大大提前。

  南水北調西線對長江上游的生態環境影響會更大。相對而言,長江上游的生態系統更為脆弱,調水源區的生產、生活都會受到影響,需要慎重對待。

  從未來看,南水北調中線二期還很難說。陜西省"引漢濟渭"也調走不少水,現在漢江的水不多了。湖北省也會力爭保護漢江。而單就南水北調東線工程來說,對長江的影響不是那么明顯。主要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影響大。

  《瞭望東方周刊》:長江沿岸地區生活污水、工業生產污水的排放,狀況是怎樣的?

  曹文宣:現在,國家非常重視污水處理,建設了很多污水處理廠。但是日常污水的處理需要耗費大量的電,有些地方沒有足夠運轉經費,只是在領導來檢查的時候象征性運轉。

  長江的污染問題集中體現在岸邊污染帶。總體來說,長江的污水污染還在可控的范圍,原因就在于它是沿線城市的飲用水源。不過,飲水安全問題不容小覷,要對有毒污染物嚴加控制。舉個例子,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湖北沙市農藥廠的長江排污口旁邊豎了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兩公里范圍內,禁止人畜飲用",但是路過的魚類不知道這里的水質,不少經過的魚類在這里就被毒死了。

  在應對飲水污染方面,我們應該著手準備戰備水源,將一些湖泊水庫的生態修復提上日程,保持水質清潔,我曾建議把梁子湖作為武漢市的戰備水源。

有些湖泊已成為一潭死水

  《瞭望東方周刊》:長江中下游地區湖泊的生態環境目前怎么樣?

  曹文宣:本來長江中下游洞庭湖、鄱陽湖、洪湖、東湖等很多湖泊都是通江的,湖泊餌料豐富。"四大家魚"等魚類在長江漲水期產卵后,魚苗順水漂到湖泊孵化成長,半年后都能長到1斤多重,大的能超過3斤。現在長江通江湖泊普遍修建水閘,阻隔了長江與湖泊的交流,影響了幼魚的孵化和成長。這是長江魚類資源減少較快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于氣候變化、三峽9至10月蓄水、河床沖刷等原因,長江水位下降、湖泊枯水期提前,一些湖泊就籌劃建閘攔水。鄱陽湖早就出現了"汛期一大片、枯水一條線"的局面,要在匯入長江的地方修建水閘。水閘在汛期打開,在枯水期攔上。這樣在12月份把湖水控制在12米,利于候鳥的棲息。2007年江西最初規劃蓄水到27米,規劃修改后,9月份最高蓄水到16米,到11月份排到12米。

  以前我們對湖泊建閘蓄水是反對的,后來認識了蓄水有利的一面。比如,99%的白鶴是在鄱陽湖越冬,它們以苦草的地下莖為食,蓄水保護了濕地,也就保護了在此過冬的候鳥。除了利于候鳥的棲息,也利于江豚的生存。

  江豚最大的一個群體是在鄱陽湖,2012年調查有450頭,洞庭湖也有90頭。如果冬天水位過低,江豚就很難生存。

  修閘蓄水不一定是壞事。但是我反復強調,要把漁民轉產轉業。鄱陽湖的漁民用"迷魂陣"捕魚,小魚也不放過,還有一些人使用電捕,對魚類資源破壞非常嚴重,江豚很難找到魚吃,鉆進"迷魂陣",就會困死在里面。把漁民轉產轉業的同時,也要依據《漁業法》嚴格取締破壞魚類資源的漁具漁法。

  《瞭望東方周刊》:有說法是,現在東湖的生態系統面臨非常嚴峻的挑戰。

  曹文宣:東湖的生態系統現在比較糟糕。過去,有很多野鴨、水鳥在武漢東湖過冬,現在沒有了,原因就是沒有魚蝦、苦草等食物了。

  1955年大學畢業,我就分配到了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工作,到現在有58年了,我親眼目睹了東湖的變遷。

  上世紀60年代初,東湖有29科53屬83種水生植物,到了90年代初期減少到52種。2013年全湖水生植物僅有14種。60年代東湖有魚類79種,現在不到20種。

  東湖生態系統遭到破壞,生物多樣性下降,水體自凈功能也隨之喪失。現在東湖底泥中有很多有機污染物,過去曾是6個自來水廠的水源地的東湖,現在甚至都不能游泳。現在東湖就是一潭死水。

  想要通過生態修復讓東湖恢復曾經的生機,尤為重要的就是恢復江湖聯系,恢復水位季節性波動。冬天把湖水排到長江,把水位降下來,讓湖底更好地接受陽光照射,通過紫外線照射降解湖底有機污染物,讓水生植物恢復。第二年湖底植物重新萌發成長,才能更多地吸收氮、磷等元素,從而緩解水質富營養化。

  同時,要放棄漁產,不要大量放養一兩種魚。恢復江湖連通后,湖中的魚將會形成自然的群落結構,可以發展游釣業。另外,還要把東湖周圍的企事業單位排放的污水分流,用污水管道排走,不能排到東湖。

  另一個,太湖生態系統也不樂觀,主要有兩方面原因。首先,太湖沿湖地區工業比較發達,特別是鄉鎮企業把大量的污水排進太湖;另外圍欄養魚嚴重破壞了太湖原有的生態系統。

  現在長江無魚可捕

  《瞭望東方周刊》:長江水系外來魚類物種入侵情況是怎樣的?

  曹文宣:外來物種入侵現象越來越多,不過各個地方不同。比如洞庭湖,有些外來魚類和本土魚類爭搶食物,有些魚卵與幼魚也被外來入侵魚類吃掉。外來魚的種類已經很多,對當地魚類的生存環境產生不小影響。外來魚類入侵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現在長江水系發現了本屬于黑龍江流域的史氏鱘和鰉,還有從國外引進的俄羅斯鱘、西伯利亞鱘、雜交鱘等魚類。原因是這些鱘魚大都沒列入保護動物,有些人就在長江水系養殖,當有些網箱出現了問題,它們就跑出來進入了長江。最令我擔憂的是,我們長江特有的達氏鱘同這些鱘魚在一起可能會出現雜交,改變物種的遺傳性質。

  《瞭望東方周刊》:建設三峽工程時,曾建立了"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它的情況怎樣?

  曹文宣:三峽工程修建過程中,先是修建了一個"長江上游合江—雷波段珍稀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后來由于金沙江要修建溪洛渡、向家壩水電站,自然保護區進而調整到了向家壩以下,新增加了赤水河,一直到重慶的馬桑河河口。2007年重慶想要修建小南海水電站,小南海到馬桑河口有二十幾公里,這里原來是實驗區,進而馬桑河口以下的江段也需要調整成保護區。中央基本同意這里的調整,具體由環保部劃定界限,目前還沒有劃定。調整過程中,珍稀特有魚類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沒有調整。

  僅在保護區的第一次調整中,國家就撥付了3.82億元資金,貴州、云南、四川、重慶四個省區都拿了錢,特別是貴州分到不少,但有些人拿到錢買船、買車、修房子,管理不到位。在保護區內捕撈特有魚類的現象屢禁不止,談何"保護"?

  其實近20年來,隨著長江水資源的開發,還是做了很多工作,比如實行了長江水生資源保護計劃,另外還設立了禁漁期,等等。但是在我看來,效果還不是很理想,對破壞魚類資源的漁具不能很好禁止。

  嘉陵江、漢江基本上都是電魚船,洞庭湖等地捕魚的"迷魂陣"遍布。白鰭豚、白鱘滅絕,江豚種群數量劇減,根本原因就是食物匱乏。

  近年來,國家每年都在長江放流魚苗。2010年全國共投入增殖放流資金7.1億元放流經濟物種,其中長江投入約2.5億元。數據顯示,長江中游湖北、湖南、江西三省的魚類養殖產量每年都是增加的,但是捕撈產量并不樂觀。

  湖北2010年放流5.7億尾魚苗,應該反映在2011年的產量上。但是,2010年淡水養殖產量是326.72萬噸、捕撈產量是26.36萬噸,2011年淡水養殖產量335.62萬噸、捕撈產量是20.59萬噸,捕撈產量減少了5.77萬噸。

  具有代表性的還有被譽為長江"三鮮"的鰣魚、刀魚、暗紋東方,它們已經極度瀕危。

  上世紀60年代,鰣魚產量穩定,每年產量在300噸和600噸之間,70年代波動很大,有些年份產量不足100噸,有些年份超過1600多噸,進入80年代,年平均產量只有79噸,到了1986年僅產12噸,80年代末期已經不能形成魚汛。

  鰣魚每年春末夏初從海洋主要上溯到鄱陽湖水系的贛江產卵,幼魚在鄱陽湖生長半年后就要游回海洋,漁民就在湖口一帶撒網打撈幼魚,打撈上來曬干做成飼料喂養家禽,就這樣,致使長江流域的鰣魚絕跡。

  應設立長江漁業管理局

  《瞭望東方周刊》:面對這樣多的挑戰,您認為如何才能緩解長江水系的生態資源壓力?

  曹文宣:我建議休漁10年就是因為現在長江無魚可捕,捕撈的都是幼魚。休漁10年的提出,就是遵循"四大家魚"幼魚經過4年成長成熟后產卵繁殖的生長規律,經過兩個多世代的繁衍,10年之后魚類資源才能有效恢復。

  現在,我正是要考慮漁民的生存問題,專業漁民生活非常艱苦。許多"連家船"漁民祖孫三代生活在一條小船上,幾乎全部患有血吸蟲病,有病不能治,小孩沒法上學。據中國水產科學院東海水產研究所信息與戰略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2011年長江沿線各省市共有漁戶63334戶,人口總數280453人。

  十八大提出2020年要全面實現小康社會,這些漁民怎么實現小康?只有轉產轉業上岸,身體較好的可以組織起來做漁業管理人員,給予穩定的住所與工作,為他們的孩子提供上學的條件,做到病有所醫,老有所養,才是長久之計。

  《瞭望東方周刊》:在您看來,在維護與修復長江生態系統方面,發達國家的哪些方法與策略值得我國借鑒?

  曹文宣:重要的就是要建立統一的流域漁業管理機構,不能各自為政,要統一管理,要敢于承擔責任。無論是污水排放,還是漁業資源的破壞,都要有人管理。

  中國不能完全學習國外。不過中國現有的電捕魚、"迷魂陣"捕魚的做法依照《漁業法》是早該禁止的。

  現在只能說要想緩解和改善長江水系的生態系統非常困難。修建眾多水電站大壩,對水域生態產生了嚴重的、疊加的、不可逆的影響。

  現在,國家對長江水系生態環境保護的要求很高,但是地方不能很好執行。需要把長江水系的魚類資源保護起來,真正做到漁民轉產轉業,對漁業資源科學管理。

  原來東海漁政局下面有個長江漁業管理會,東海漁政局并到海洋局后,就不能繼續管理長江了。所以,需要成立一個統一的長江漁業管理局,賦予較大的權力。

  另外,還要立法。雖然有《漁業法》和《水生野生動物管理條例》,還要建議對自然保護區立法保護。

  當然,現在長江面臨的不只是魚的問題,還有一些新的問題。比如挖沙,現在鄱陽湖、洞庭湖、長江到處都在挖沙,嚴重破壞了底棲動物的棲息地,致使河流生態系統的功能不斷喪失。挖沙是現在破壞長江生態系統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這很難制止。

  比如湖南省沅江市,最近把兩萬畝的洞庭湖水面用11億元的價錢賣給了挖沙老板。如果把湖底的沙子挖走,湖底的底棲動物就不能生存,這片水域就會變成一片死水。為了一些經濟利益,把國家的水域資源破壞掉,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吳銘)

  原標題:保護長江生態:最后的機會——中科院院士曹文宣談長江生態系統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黄大仙香港赛马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