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IPCC關于全球變暖1.5℃的報告:氣候行動迫在眉睫
2018/10/12 13:38:38    新聞來源:環保在線

環保街知事

百家號10-0919:16

國際環境和發展研究所(IIED)領導人安德魯·諾頓著眼于IPCC(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簡稱IPCC)新的氣候變化報告。

2018年9月,由于仁貢河水泛濫,萬隆市的市民涉水穿過洪水。除了更多的自然災害,全球變暖將導致正常生活發生巨大變化,對最貧窮國家影響最嚴重(照片來源:世界氣象組織,創意社區,通過Flickr發布)

令人期待已久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闡述全球變暖高于工業化前水平1.5攝氏度的影響的特別報告于今天(10月8日)上午發布,其信息非常明確:如果現在不采取緊急行動,后果將不堪設想。

目前全世界處在平均氣溫變暖1℃的狀況中,并且我們已經在全球范圍內看到了各種極端天氣和對生態系統的破壞所帶來的深遠影響。我們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這項挑戰的嚴肅性上。這份報告說,如果不采取緊急行動,我們最早將在2030年之前進入全球平均氣溫高于工業化前水平1.5℃的處境。

筆者曾經說過,1.5?和較弱的巴黎協定目標2℃之間的差異令人出乎意料,這些差異包括:

到2100年海平面額外上升1cm,將會有額外的1千萬人暴露在風險之中,包括大批人口遷移。

幾乎所有的珊瑚礁消失和對所有沿海生態系統造成大規模的破壞——對全世界大約3億依靠漁業謀生的人民造成巨大影響,其中絕大多數在較貧窮的國家。

嚴重損害陸地生態系統,許多物種被迫進入比原來小得多的地區,森林火災和入侵物種造成的損害將更嚴重。

在2℃時,世界上50%的人將面臨水資源分配壓力。

簡而言之,將全球平均氣溫升高限制在1.5℃將減少人類社會和自然界的挑戰性影響,使整個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進展變得更加容易。

還有另外一個潛臺詞應該對每個人都很清楚:源于1.5℃和2℃之間差異造成的破壞,損失和風險并不會等同地下降。它們更嚴重地降臨在世界上最貧窮和最脆弱的人群、社區和國家——造成這些問題所做得最少的人身上。

事實上,這份報告所呈現出的畫面相當保守。氣候變化引起的更復雜的風險——例如,包括大批人口流離失所,并沒有直接考慮在內。

該報告沒有提到將世界溫度穩定在2℃的可能性,因為在該點附近存在可能會觸發多個可能的“臨界點”。

這些是自增強的反饋機制(例如永久凍土融化,釋放出埋在地里的溫室氣體),一旦開始,很可能將地球送向“溫室”狀態。因此,限制氣候變暖幅度超過1.5℃的問題甚至比報告的提議更為緊迫和關鍵。

好消息是,將全球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1.5℃在技術上是可行的,并且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但是仍需要采取迅速和徹底的行動,以實現土地、能源、建筑、交通和城市管理方面的必要變革。報告指出,到2030年,全球人為凈排放量大約需要下降到2010年水平的45%,到2050年完全達到“凈零”。

“將全球變暖幅度限制在1.5°C且無超調或有限超調的途徑將需要能源、土地、城市和基礎設施(包括交通和建筑)和工業系統(高信度)的快速和深遠轉變” - IPCC報告指出

報告中概述的將全球變暖幅度控制在1.5℃的所有途徑依賴于溫室氣體快速削減,結合達到比當前地球中“碳匯(大部分是森林和海洋)”消除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更快速率所付出的努力。排放量越是快速地被削減,需要消除二氧化碳就越少。

關鍵在于,快速的減排將減少對那些既未得到規模驗證,又可能對人類造成極大損害的技術的需求,例如“生物能源與碳捕獲和儲存(BECCS)”。簡而言之,如果人為的減排足夠快速的話,“自然基礎解決方案”(主要是樹木)對于目前來說仍然是足夠的。毫無疑問,人們日益關注如何消除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是這份報告中遺留的問題。

過去兩年,全球政治一直處于疲敝狀態。經過兩年的穩固發展,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又開始升高——即使是在我們希望能發揮領導作用的地方(例如歐盟和中國)

特朗普總統宣布美國將撤出《巴黎氣候協議》削弱了全球政治勢頭,如果巴西的極右翼候選人賈爾·博爾索納羅在即將舉行的選舉中獲勝,那么巴西可能會效仿特朗普這種極具破壞性的做法。

全球氣候共同體一直認為在長時間里,行動是緊迫的,但目前依舊沒有達到我們需要的變革規模的勢頭。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如何才能確保這次是非同尋常的?'

向氣候領導者學習

第一個答案在于從顯示領導力的地方學習

城市將是一個關鍵的定位。一些城市,如德班,在推動變革和影響國家和全球政治方面處于領先地位。其他次國家政府也可以發揮真正的全球領導作用,如美國加州的案例所示。

世界上一些實力較弱的國家(包括小島嶼國家和最不發達國家(LDCs))表現出的領導力對于實現《巴黎氣候》的1.5℃目標有著關鍵性作用。

國際環境與發展研究所多年來一直致力于支持最不發達國家開展突出氣候變化對人類影響的杰出工作,并倡導采取更加緊迫的行動和抱負。富裕國家需要顯示出他們的支持——既要加快減少排放的行動,又要確保《巴黎氣候協定》為最貧窮國家提供氣候行動支持得到實際兌現。

世界的走向可以在照常發展和一條更加綠色的道路中做出選擇(照片來源:David Lundgren,Flickr的創作共享)

必須做出變革

第二個答案是我們必須更徹底更清楚地認識到,我們的生產和消費系統的根本變化是不可避免的。它們必須在某個時刻發生。

IPCC的報告明確指出,不會有“魔法子彈”一樣的解決方案。處于改革前沿的經濟、企業和社會將受益于它們的遠見卓識。

那些不做出改變的將不是第一個,而是最后一個。他們可能會在今后的道路上面臨很大的損失。

作者簡介:安德魯·諾頓(Andrew·Norton),系國際環境和發展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簡稱IIED)領導人。

(本文來自IIED,翻譯:James) 國內首發國際環保在線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黄大仙香港赛马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