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科普專題片:水電開發與地質減災
2011/11/12 10:50:37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http://you.video.sina.com.cn/api/sinawebApi/outplayrefer.php/vid=65091496_1146098163_OE28GiRrCjHK+l1lHz2stqkP7KQNt6nkiG6yu1usJAhaQ0/XM5GfZ90O4S3fBtkEqDhAQp0/fP8i3hs/s.swf

http://www.hydropower.org.cn/flash/sdjz_w.swf



  科普專題片《水電開發與地質減災》文字版

  解說:2010年夏季,媒體頻頻傳來中國西南地區發生泥石流、滑坡等地質災害。(10秒)

  【字幕】2010年8月7日
  主持人:(四川衛視)甘肅舟曲因暴雨引發特大山洪大泥石流,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字幕】2010年8月16日
  主持人:(CCTV 4)四川省政府在15號發布消息說,由于連日的強降雨天氣,四川多地發生山洪泥石流災害。

    解說: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災害的發生?人們陷入深深地思考之中。在中國,有一些人相信憑借現在的科技手段,地質災害是可以避免和治理的。(16秒)

    【片名】
  水電開發與地質減災

    【網上廣播】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土木工程協會將2011年度的漢斯埃爾博特愛因斯坦獎頒給了清華大學教授兼國際水利與環境工程學會副主席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泥沙項目專家指導委員會成員王兆印。

  解說:這個獎是為了表彰王兆印教授對高含沙水流、泥石流、植被侵蝕動力學以及流域管理等認識方面的特殊貢獻,他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中國人。對于中國西南地區地質災害頻發的現狀,他認為:

  王兆印:第四季晚更新史(?)以來,青藏高原不斷抬升,每一年抬升的速度大概是兩厘米,那這樣導致青藏高原周邊緣的河流的坡度都在加大。加大的坡度增加了水流能量,因此這些河流的都在沖刷下切,很多河流沖刷下切幾百米到兩千米,金沙江是其中之一,由于沖刷下切使得兩岸的山坡的坡度增加了很多,滑坡的勢能,崩塌的勢能很大,所以每年都發生大量的崩塌與滑坡。


  解說:根據王兆印教授的研究,主干河流的下切深深影像著它的支流和支流的支流。(10秒)
    
  王兆印:河流的下切是從主河的下切向支流傳遞,支流傳道到溝谷,然后就發生了崩塌、泥石流災害。

  解說:這里是金沙江支流、小江支流、蔣家溝源頭門前溝溝頭,它距離小江入匯金沙江口12公里。 1957年下切最嚴重的點距離源頭7公里;1985年9公里,目前已經11公里,非常接近源頭了。
      
  王兆印:那樣目前我們站這個地方到地下是300米的高差,這么巨量的下切就導致了非常大的崩塌勢能,滑坡勢能。所以這樣的崩塌導致了大量地碎屑物質,這些碎屑物質使得這個蔣家溝每年發生十次到幾十次的泥石流,所以呢河床下切也是流域里面發生泥石流的一個根本原因。

  解說:主干河流金沙江的下切導致了支流小江的下切,小江的下切導致了支流蔣家溝的下切,蔣家溝只是中國無數支流的代表之一,越是自然江河邊坡、其自然河床抗下切能力、抗地質災害的能力也就越低。
解說:有人把西南地區地質災害頻發歸咎于水電的開發,難道真的是這樣嗎?現任國際大壩委員會主席賈金生博士經過對全世界各類水電站的深入研究,對水電開發與地質減災的關系給出了這樣的答案。

  賈金生:關于水電站與地質災害辯證關系的問題,這個是一個非常清晰的一個概念,就是水電站建得越多地質災害必然是越來越少。那這里面一個很核心的關鍵問題就是江河的治理。江河的治理當中我們人類所追求的目標兩大目標:一個是興利,一個是避害。那么兩大目標使得我們利用科學的手段來實現這兩大目標。

  解說:在人們的普遍認識中,水電站是利用水能和水資源發電、防洪、供水,幾乎從來沒有很少聽到過它還有減少地質災害的功能。

  賈金生:關于水庫大壩,關于跟地質災害的(關系)問題,我們過去雖然有論述,但沒有單獨地強調,那么我們說水庫大壩建設的最主要的目標,過去強調發電、是防洪、是供水、是抗旱、是航運這些目標,那么為什么說地質災害這一塊它是一個過程,就是說減少地質災害也是它的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從科學道理上來講,就是水庫大壩的建設它是必然的一個減少地質災害的一個過程。

  王兆印:在這樣(比較寬)的河上如果開發水電,建設大壩,同時大壩有配套的消能結構,那么它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控制下切和穩定河床的作用,那么從這個角度來講,水電的開發對于很多下切的河流是具有減災作用的。

  解說:中國大型水電站大多建在山高水急的峽谷中,豐富的水能資源和水資源為水電站建設提供了天然的條件。水電專家張博庭教授也提出"水電開發是非常重要的地質減災過程"。(20秒)

  張博庭:縱觀全世界,凡是水能資源豐富的地區都是地質災害高發區。當水能資源被開發利用之后,沒有能量再沖擊河谷,這樣的話,這個很多地質災害就不會發生了。

  解說:水電站是通過什么科學手段實現地質減災的呢?

    賈金生:從兩個方面它為什么能夠減災,一個是它充分的消能,因為水能的利用本身就是能源的消耗、能源的轉換,它這個能被利用了,所以它這個破壞力也大大的衰減。第二方面來講,因為建水電站,無論是庫區還是下游,都要在消能這個角度來講要做很多的工作,采取很多的措施,由于加固了、提高了它抗水侵襲的能力,也相應的減少了地質災害。因此來講,就是從水能、消能這個角度,以及提高采取措施,這個增強水能的這種破壞率的角度,兩方面都能說明水庫大壩的建設是有利于消能,有利于減少地質災害的。

  解說:如果從能量轉換的角度來看,水電站是一個聚集能量、轉換能量和消耗能量的過程。

  張博庭:當我們水壩建立以后,河水的流速變慢,這時河水流速的動能就變成了水位的勢能,這個聚集起來能量,如果不被消耗掉,就可能會形成高速水流,所以在出口處對這個結構本身或對下游邊坡構成較大的威脅。幸運的是我們通過水輪機把這些能量轉換成了電能。

  解說:水流通過水輪機,由勢能轉變成千家萬戶所需要的電能,而水依然按照它原來的路線向下游流去。經過測算,水輪機把水能轉化為電能的效率通常在90%到96%之間,也就是說,90%以上的能量被利用了。

  張博庭:水輪機把水能轉換為電能的過程,我稱為它是機械消能過程。光有機械消能還是不夠的,因為水輪機的過流能力是有限的,它不可能隨時隨刻把所有的水能都轉換為電能。在洪水來臨時,我們需要泄洪,這時有大量的水通過其它系統要進行消能,因此任何水電站都要設置消能系統,以避免對大壩河邊坡造成較大的傷害

  解說:除機械消能外,水電站還需要有結構消能。目前主要的消能形式有挑流消能、水躍消能和階梯消能,利用這種消能措施對下泄洪水起到消能作用。(16秒)
    解說:三峽、小浪底等所代表的是挑流消能。泄洪時,水直接先向高處噴出,然后自由落體下落在消力池內形成湍流,通過消力池中水體之間的激烈碰撞消耗水中的能量。(18秒)
解說:階梯消能,顧名思義,即泄洪道是臺階狀,水從臺階上一級一級的跌下來,每跌一個臺階都是在消耗能量。
  解說:我國水電站采取的消能形式常見的是水躍消能,泄水時,水流先順著一個弧度流下來跌水,再挑起來,形成水躍,隨后跌入消力池中消能。
    解說: 這幾種消能措施可以滿足各種水電站的泄水安全的需求。水電站結構消能的理念也在王兆印教授關于"人工階梯-深潭"治理泥石流災害研究中得到了進一步的印證。(19秒)
    解說:王兆印教授也提出了減少地質災害的關鍵是"消能"的觀點。傳統治理泥石流地質災害采用的是攔擋壩 、排導槽和渡槽的措施,然而當突如其來的特大泥石流來臨時,攔擋壩卻不能夠抵擋,一個個被沖垮了。

  王兆印:像這樣的攔擋壩是比較典型的,那么攔擋壩它主要是把洪水和泥石流的沉積物攔擋在庫區里面,減少對下游的危害,但是它也有一些問題。

  解說:這座攔擋壩是2003年建成的,只有8年的壩齡,2010年一場洪水掏刷了底部,導致潰壩,壩體右側跨下來了,導致山體崩塌。

  王兆印:那么這個原因在哪里呢?主要是因為這樣的攔擋壩它本身沒有消能,水流的能量還是很大的,過壩以后的水流的沖擊力還是蠻強,所以它會沖擊壩體的基部,那么最終導致大壩潰壩,所以消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

  解說:在生態生境好的自然山谷中,王兆印教授發現了天然階梯-深潭系統有可能在地質減災中發揮作用。
解說:天然階梯-深潭是大坡度山區河流和山谷中十分常見的自然地貌形態 ,虎跳峽中那塊標志性的石塊,在游客眼中它是虎跳峽重要的旅游景點,而在王教授眼中它卻是控制河床的侵蝕下切、維持河床穩定與健康的河床結構的"消能石"。階梯深潭系統是一種自然發育的河床結構,它具有一個高度穩定河床、高效消能、創造生物多樣性棲息地的功能。 
     
  王兆印:這就是典型的階梯深潭結構,兩邊是兩個大的巨石,那么提供了相當的穩定,那么洪水來的時候它提供好大的阻力,非常大的阻力,那么結果就使消耗水流的能量,同時它又讓泥石流沖刷下去,那么這個階梯是這樣的。深潭是水流的沖擊在底下形成的深潭,張康你去測一下。
    張  康:50公分。
    王兆印:你看那個水深只有幾米,……,階梯深潭大概有半米。那么這個階梯深潭洪水期水量大的時候是水躍消能,那么枯水期是射流消能,這樣射流和沖擊下來的水流使得在階梯下邊維持一個較大的深潭,這樣的話實際上它起到一個消能池的作用。

  解說:半米高的深潭好比一個消力池,水流力量在這里被消耗掉了一部分。若峽谷中若干塊巨石和深潭就會形成天然的階梯-深潭系統。國外的很多國家用它來作為生態修復的一種措施,都非常成功的提高了生物多樣性,恢復了生態。

  王兆印:那么我們在研究這個階梯深潭結構這個基礎上,我們想把它不僅用于恢復生態,還用于來防止山區、河流的滑坡、泥石流和河床下切的災害。

  解說:因為都源自于"消能"的理念,王兆印教授治理山區泥石流的試驗進一步印證水電開發減少了地質災害 的發生。
  解說:2006年,王教授和他的科研團隊首次把""人工階梯-深潭""的試驗搬到了野外,應該說這是一次直接向大自然學習的試驗。

  王兆印:我們這項試驗就是研究階梯深潭系統的消能率。回答一下為什么人工的階梯消能率低,天然的階梯深潭消能率就高,它們的機理在哪里,要怎么提高它消能率,因此從發現人工階梯深潭設計的一個模式。因此我們選擇吊嘎河來進行試驗,在這里建立了吊嘎河我們的野外試驗站。

  解說:吊嘎河位于云南東川,是金沙江支流小江的支流。東川以"泥石流博物館"聞名。根據當時考察資料顯示:吊嘎河山洪年年發生,沖刷河床,造成河床下切。這塊1.5m的巨石經歷一次洪水過程中被運移了39m!附近民房出現道道裂痕。在河道上效仿自然階梯深潭做人工階梯深潭是否能夠阻止住災害的進一步發生?他們做了一系列現場試驗。
  解說:他們模擬天然階梯-深潭,在400米的河段上建造了人工階梯深潭用于減少地質災害控制河床下切的先例。張康是王兆印教授的博士生,他全程參與了這個項目。

  張康:我們是從2006年6月15號開始,在吊嘎河進行人工階梯深潭試驗, 我們通過人力能夠撼動的最大的石塊,從剖面上,通過撬棍或者繩索一類的把它弄到河床中,然后做成疊瓦似的階梯深潭結構,最大的一個石頭可能直徑超過1米多,然后用了7到9個人是通過撬棍和繩索把它從剖面大約3、5米高,滾下來,滾到河中間,然后形成這么一個結構。

  解說:就地取材讓兩側的石頭成為階梯的一部分,遇到沒有大石塊的河段,他們也想出了辦法,很值得借鑒。

  張康:如果河床底下沒有大的石頭時候,我們采用鋼絲龍就是鐵絲龍技術把這個中等大小的石頭裝在鐵絲龍里面,然后扎起來,增大它的自重這樣來做。

  解說:每塊石頭上的標記的號碼代表著一個階梯,縱向看上去,猶如一個天然的峽谷深潭。王教授希望通過人工階梯深潭系統達到三個目標:第一、通過深潭高效消能作用控制河床下切;第二、減少泥石流災害;第三、改善生態。

  王兆印:我們試驗的結果三個目標都達到了,非常成功。這是在國際上也是第一次既能用于生態修復,又能用于來控制災害。

  解說:王教授認為"人工階梯深潭"系統最首要的是要控制下切,原來吊嘎河每年下切10厘米,但是經過4、5年的治理后,結果讓人非常樂觀。

    王兆印:那么經過治理之后,下切已經完全停止,那么同時它因為創造了多樣性和增加了水生棲息地,所以水生生物大量增加,這個物種數增加了一倍多。

  解說:一年半以后,2007年年底,旱季的吊嘎河河道完全呈現了另外一番景象。"人工階梯-深潭"系統穩定了生態,棲息地的恢復使得水生植物大量生長。

  王兆印:這是大石蛾,石蛾是一種非常耐清潔的物種,這是石蛾,稍微有點污染它就死掉了。

  解說: 從外觀上看,"人工階梯深潭"與天然"階梯-深潭"已經非常接近了。人工階梯深潭試驗成功后不久,汶ii川大地震發生了。

    王兆印:在2009年又運用到汶川震區文家溝的泥石流的治理上。

  解說: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第二大滑坡體產生在四川省綿竹市清平鄉境內的文家溝附近,約有8600多萬方。當年暴雨的沖刷形成了90多萬方泥石流,溝口埋了很多村莊。對剛剛在吊嘎河試驗成功的"人工階梯-深潭"系統來說,卻是遇到了千載難逢的實踐機會。

  王兆印:那么2009年我們在那兒試驗,就在那個溝里,用這個建了33級(人工)階梯深潭,大概每一級都2米到3米多高,那么這套系統我們花了大約20萬,這20萬的(人工)階梯深潭系統,它那個消能強度還是相當大的。

  解說: 2009年7月17日文家溝的降雨量達90.9毫米,超過發生嚴重泥石流的2008年。在文家溝所處的清平鄉境內,未治理的其它溝谷幾乎都爆發了泥石流。多處阻斷公路和河流,造成很大損失。當地很多群眾的出行,不得不靠渡船。而經清華大學治理后的文家溝,則始終保持平安。只有局部的小規模泥石流發生,沒有造成任何生命財產損失。試驗結果證明:人工階梯深潭完全可以有效地消耗洪水能量,減少泥石流的發生,并大大降低泥石流的規模和破壞力。

  解說:2010年發生了一件特別的事,改變了"人工階梯-深潭"系統的命運。

  王兆印:當時就是因為有 這個地震修復的配套資金,可能是主管的人認為我們這個(人工)階梯深潭不算一個什么治理,結果就建壩,總費用大約970.5萬。

  解說:新的壩系建在了原來33級、400米長的人工階梯深潭上。

  王兆印:建壩的時候需要建筑材料,把33級(人工)階梯深潭全部炸掉了。

  解說:2010年8月13日,泥石流如約來到文家溝,20個壩無力阻攔住泥石流沖向下游。(10秒)
      
  王兆印:文家溝做的這20個壩沒有考慮消能,也沒有這個作用,所以水流動能變勢能聚集起來以后,下來的水流直接掏刷壩基,所以就導致了這20個壩潰決,因此造成更大的泥石流災害。

  解說:面對慘痛的教訓,人們開始反思。王教授認為不可否認,有許多成功的例子證明   攔擋壩、排導槽等傳統的泥石流防治工程的建設,通常是可以防止泥石流的,但是這20座攔擋壩和33級"人工階梯深潭"系統差異究竟在哪里呢?

  王兆印:重要的一個差異就是階梯深潭系統它是高效消能,它把水流的能量,它把水流的速度降低,水深增加,那么使它的動能大量減少,我們做了一個研究和測量,大概它能消掉水流能量的80%幾。

  解說:這就意味著在同等條件下,能夠觸發泥石流的水流能量或者暴雨降雨量要增加3到4倍才能夠發生。從這個例子反應出消能這個理念非常重要,它是自然發育的最好的消能結構,對穩定山系、防止泥石流是非常有效的。
 
  王兆印:通過階梯深潭來控制下切,這個是非常有效的,根據我們第一個成功的試驗和第一個應用例子都可以說明這個問題,可以成功的控制下切,然后就能夠減少或者是基本上控制兩岸的崩塌問題,基本上不會發生崩塌。對泥石流來講的話,它應用到我們山谷里,如果足夠長,進行階梯深潭構造的話,它就能夠控制泥石流的發生。

  解說:"人工階梯深潭"的應用,佐證了水電站控制下切的河流和山谷的關鍵在于消能,水電站除了將水能轉變為電能減少遠期的地質災害之外,還有多種綜合減災措施。

  片花

  賈金生:第二方面來講,因為建水電站,無論是庫區,還是下游,都要在消能這個角度來講,要做很多的工作,要做很多的試驗,要采取很多的措施,因此來講由于加固了、由于提高了它的抗水侵襲的能力,也相應地減少了地質災害。

  解說:首先,水庫大壩自身需要建在一個非常堅固的、經過加固處理的山河岸坡上,它的安全度要超過自然狀態下的安全度,達到遠期的減災效果。

  張博庭:修建水電站之后,雖然能夠通過消能終止了滑坡體的發育,但是肯定還有很多處于臨界狀態的潛在的滑坡體沒有得到釋放,所以水電站的修建只是終止了這個地質災害發育的條件,起到遠期的減災效果,因而水電施工減災作用并不是絕對的,它必須要注意科學的施工,否則的話,工程的擾動也會增加我們地質災害發生了幾率。

  解說:下面幾個例子說明主動避災的工程措施可以起到近期減災的作用。
  解說:主動釋放已經存在的危巖體。在三峽工程施工中,通過多種綜合手段對"鏈子崖"危險滑坡體的治理后,消除了它對三峽庫區的威脅。經過對埋設的觀測儀器的多年監測,鏈子崖現在已經趨于穩定。

  解說:在索風營水電站大壩的頭頂上,有一塊自然存在的、壩頂高程850m的危巖體。如不做工程處理,它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時時刻刻威脅著電站的運行安全。到目前,對危巖體加固維修還在進行之中。 

  張博庭:在實踐當中像這樣的山坡我們必須要進行護坡處理處理,有的還需要進行釋放滑坡體,總之我們的施工一定要保證這個水電站的安全,這樣的話,才能真正起到對水電開發的減災作用。

  解說:位于大渡河上的水電站,為了對大壩一側山坡所進行的護坡,就使用了二千多根深達六、七十米的預應力鉚索。除了錨索固定之外,抗滑剪力樁,鋼絲防護網以及混凝土噴涂等常規的加固措施幾乎經常會用到各種水電站建設中。
  解說: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工程棄渣的廢物利用,它成為加固邊坡不可缺少的建筑材料。

  張博庭:索風營工程的棄渣,大量地被用于加固邊坡,起到了很好的保護邊坡的效果。位于大渡河的大岡山水電站,它們采用了鋼筋網固定大石頭做基礎的棄渣填埋方式,不僅在河岸兩邊造成了大量的可用土地,而且避免了由于洪水沖走棄渣所形成的災害的隱患。
     
  解說:水電站建成后有一個現象引起人們的關注,新的水庫蓄水后似乎引發了比較頻繁的地質災害。
解說:其實這是水電站蓄水期一種釋放潛在的地質滑坡體的正常的"免疫"現象。新庫岸邊坡的土體在水中浸泡后,土壤中的空隙水壓力將會增加,當水庫突然泄水水位下降時,土壤中的孔隙水壓力來不及變化,邊坡外部的靜水壓力突然喪失,土體的內外壓力不平衡,是導致邊坡失穩的主要原因。(動畫)只要有這種潛在的滑坡體存在,即使我們不修建水庫,這個潛在的滑坡體也總有一天會爆發。例如,在受到地震的晃動影響或者連續強降雨的情況下,只要潛在滑坡體的邊坡吸收了足夠的水分,滑坡一樣會發生。所以,我們可以把水庫蓄水的初期,地質災害增加的現象,稱為地質災害的"免疫"。

        
  中央電視臺《大三峽》片段(不配音):三峽建庫后,這里地質災害也是常有猜測。根據史料記載,三峽地區石滑坡崩岸的絕對高發區,水庫蓄水和水位變動,會不會導致庫岸進一步崩岸滑坡?對此專家進行了大規模的勘測于調查,三峽庫岸全線長5014公里,其中較不穩定以及很不穩定的部分占庫岸總長的6。7%,其中代表性的不穩定庫岸就是鏈子崖。自1995年4月起,做為三峽工程重點滑坡治理項目,國家投入巨資,把整個鏈子崖用173根巨型鐵鏈牢牢錨住,并加以水泥灌注,成為一大奇觀。截止目前,三峽庫區原有一些大的崩滑體,大都已妥善處理,庫岸再造過程已基本完成。

  周干峙:高水位以后,引起邊上地質跟土壤結構的一些變化,所以產生一些新的不穩定因素,那就叫滑坡,塌下來的(情況)這有,這個不可避免,但是這也是一時的,因為在一個狀態下穩定以后,它也會自然達到(穩定),不會老那們塌的。

  解說:實踐證明:經過幾年水庫蓄水"免疫"的庫岸邊坡,將會變得非常穩定,達到中期的減災效果。
  解說:中國的水庫大壩因為有了消能、護坡、加固、治理等諸多減災措施,在汶川大地震中經受了一次真正的考驗,所有經過處理的水電站,震后安然無恙。紫坪鋪水電站就是一個非常經典的例子。

  賈金生:紫坪鋪大壩從三個方面都大大避開了這個災害,一個方面來講是這個整個的水庫,因為建設過程當中那山坡的治理非常的成功,那么第二個來講,紫坪鋪這個形成了水庫,這個水庫在地震過程當中是安全的,那么形成新的救生通道,救生通道也使得很多人通過這條救生通道逃命,避開了很多的地質災害,第三點來講,紫坪鋪水庫在地震之后不長(時間)就恢復了供電,這個供電保障也相當減了很多的災害,所以這個例子,應該說這三個方面都表現的非常充分,是一個非常經典的例子。

  解說:在汶川地震與大壩建設專題論壇上,根據專家提供的數據發現,震區內水電站"堅強"的例子還很多。沙牌水電站大壩上游的庫岸與下游的邊坡震后景象完全不同。上游庫岸一片蔥綠,完全看不出曾經發生過最強烈的地震,而下游兩岸的自然邊坡一片蒼白,崩滑慘不忍睹。
  解說:縱觀水電開發,人們越來越重視它在地質減災方面全方位的作用,不同的減災手段在不同時期、不同地點起著不同的減災效果。

  張博庭:總起來看,水電開發的地質減災是全方位的,"消能"可以發揮長期減災效益,"免疫"可以發揮出中期的減災效果,而我們采用的工程避險措施,可以發揮出近期的減災作用。
  
  解說:主動避免地質災害的發生要遠比地質災害發生后再治理更有效,許多發達國家早就認識到這一點。

  賈金生:應該說發達國家比我們早二三十年,甚至三四十年完成的這一條治理之路。因此,它在興水利避水害,避開地質災害這方面來講,這個做的是非常好的,這也說明為什么發達國家它的地質災害少,地質災難少,受影響的人少,為什么發展中國家欠發達地區這個地質災害很多,死亡人口,以及這個房倒屋塌的事件,各個方面都非常多,這就是說,基礎設施的投入和及早的建設,那么在興利的基礎之上,能夠最大程度的避開這個地質災害和相應的這一塊人的生活條件改善。

  片花

  【字幕】2010年8月22日
  主持人:(CCTV 4)由于連日降雨導致東月谷河水量加大,8月22日下午,云南貢山山洪泥石流災害現場東月谷河便橋被沖毀近一半,導致連接泥石流災害現場和貢山縣城的公路交通再次中斷。

  解說:貢山位于滇西北怒江大峽谷,2010年貢山這場特大泥石流的發生讓人再次把目光轉向怒江要不要開發的討論上。

  張博庭:水電移民和地質災害看起來是風馬牛不相及,但實際上它們卻是休戚相關。因為水電建設一般都需要淹沒土地和搬遷人口,利用水電建設的移民搬遷主動的躲避災害是最人性化的減災手段,是以人為本的最好體現,所以說水電移民實際上是(起到)間接的地質減災作用。

  解說:2011年2月28日,一篇"怒江水電大開發,我們還有問號"的文章,再次把怒江水電到底該不該開發推到風口浪尖上。作者擔心,怒江水電如果大規模開發將有可能引發地質災難。自從2003年國家發改委開始論證怒江水電開發以來,這種質疑聲一直沒有停止。

  解說:青藏高原創造了世界上罕見的地理奇觀三江并流,在那里有世界上最美麗的峽谷,瀾滄江梅里大峽谷,怒江大峽谷,金沙江虎跳峽,V(峽谷)的底部是湍急的河流,V(峽谷)的兩側是陡峻的山坡。山和水相伴相生。有人說:老天爺既然給了你豐富的水能,也給了你一個崩塌、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的重災害區。一語道破美麗的外表下地質的脆弱。 

  賈金生:怒江跟其它江河是一樣,治理和不治理的差別會非常的大,那么早治理和晚治理的差別也非常大。因此最好的方式,仍然是修建水庫大壩,通過修建水庫大壩,利用水能,那么通過加強這個對地質災害的防備和采取一些措施,能大大地削減地質災害發生。

  解說:中國西南山區,像這樣依山而建的村莊、鄉鎮數不勝數,人和房屋坐落在極不穩定地質滑坡體上,時時刻刻處于地質滑坡體的威脅中,對于如此惡劣的生存環境,老百姓束手無策。 阿其當底村 是距離怒江兩岸最近的山村。他們祖祖輩輩居住在非常陡峻的山上,他們所謂房屋顯得弱不禁風,隨便山上滑下一塊滾石,四壁透風的寒舍就會毀于一旦,更何況發生泥石流、崩塌這樣大的自然災害。惡劣的生存環境,讓一些人把迫切改變現狀的渴望看得比生命還重要。

  豐勝美:  我希望做什么都可以。希望做什么都可以真的,讓我做什么(只要有)變化生命都可以不要我都給他們做。
    記者:具體的說你希望別人幫你改變什么呢?
    答:給我改變(建設)什么電站了,修路,改變(建新)房子了那些我就挺滿意的。過一輩子這樣的日子我就是不想過了,死了算了,死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了。

  解說:誰關注過怒江民眾的生存現狀?誰又能為他們改變惡劣生存環境的搬遷買單,他們作為中國大家庭中的一員,有誰尊重他們作為一個人追求幸福的權利呢?
      
    賈金生:建水電站就是興利避害。我們國家來講在很多地區實際上是不宜居的,那么很多人在很偏遠的、不具備生存條件的地方生存,那本身它是靠天吃飯,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來改善它的生活,來實現他們過上現代人的生活,是沒有辦法的。那么水庫大壩的建設,發達國家在這方面比我們走的早,因此發達國家生活在偏遠地區的人,就非常少,過非常艱難生活的人也非常少,這個原因也就是利用水能、水資源的充分利用,使得不宜居地方的人能移出來,能到最好的地方,能到一個適應他生存的地方來生存發展,來過上現代人的生活,這個怒江也不會例外,怒江開發的越晚,那么怒江那塊的生活條件的改善就會越晚。

    徐錠明:怒江是一個很好的河流,有著那么豐富的水流資源,但是數千年,數萬年以來白白流走了,今天我們怎么利用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科學的來開發怒江,利用怒江的水能造福于怒江人民,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課題。

  解說:2011年7月1日,國務院出臺《關于加強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決定》。其中明確指出,將"以人為本"的理念貫穿于地質災害防治工作各個環節,以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為根本。堅持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科學運用監測預警、搬遷避讓和工程治理等多種手段,有效規避災害風險。

  張博庭:我認為在怒江開發水電不僅可以有效地減少地質災害,而且通過合理的規劃還可以讓水電移民與生態移民盡可能的重合,此外水電開發所創造的經濟效益還能夠幫助當地政府加速生態移民的安置和搬遷。

  解說:怒江兩岸每年都有近百次地質災害的發生,如果我們假以時日,讓水電建設能夠在怒江得到開發,相信當地百姓的生計將得到改善,地質災害得到減少,水電工程也將會再一次成為工程建設減少自然災害的典范。
  解說:目前,水電開發在減少地質災害中的功能越來越明顯,其科學道理被越來越多的人的認可。長遠地看,水電開發將會在地質災害多發的中國發揮更大的作用。

  賈金生:從水能、消能這個角度以及提高采取措施,這個增強水能的這個破壞力的角度,兩方面都能說明水庫大壩的建設是有利于消能,有利于減少地質災害的。
 
  張博庭:通過國內外大量的水電開發實踐證明,地質減災的關鍵是消能,而水電建設恰恰是最科學有效的減災方式之一。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黄大仙香港赛马会论坛